恶魔医生用自己的掉包不知情女病人为他生下孩子多达94个

2022年5月,一部名为《我们的父亲》的纪录片上映,片中所讲述的却并非是一个有关父爱的故事,而是一个荒诞离奇的真实案件。

唐纳德·克莱恩,美国印第安纳州的一位医生,在他的治疗领域内享誉盛名——辅助生殖。在几十年的行医生涯里,他为太多原本没有办法孕育孩子的家庭送去了温暖,让他们也有了爱情的结晶。但没有人知道,在这个充满温情的表面背后却掩埋着一个惊悚万分的线年,这个耸人听闻的真相随着一位女士的寻亲之旅被逐步揭开。

雅各芭·巴拉德,一位金发碧眼的白人女士。她从小就知道自己与其他人不一样,这并不是因为她有什么特殊的能力,而是她与自己的家人的肤色、发色和瞳孔的颜色全都不同。在她还很小的时候,充满好奇心的她被自己的妈妈告知了这一切的缘由——雅各芭的父亲患有不孕症。为了有一个孩子,雅各芭的妈妈去诊所进行了人工授精手术,也就是说雅各芭的父亲是一位不知名的捐献者。

这样的事实并没有给雅各芭的生活造成什么困扰,她能感觉到,自己的家人对她的爱并不比别家的父母对孩子的爱少半分。但随着自己逐渐长大,雅各芭心里萌生了一个想法。根据母亲的说法,当时使用的应该来自于一个年轻的医学生,同时每个人的捐精上限是三次。那么,是不是有可能自己还存在着几个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呢?如果能够找到他们,那自己不是又多了几个亲人吗?

在自己33岁那年,雅各芭开始了自己的寻亲计划。通过在线DNA测试技术,很快雅各芭就找到了一位疑似自己姐妹的女人。在沟通之后,她们发现了两个人很多的共同点,不仅长得相似,而且她们的妈妈还都在同一家诊所进行过人工授精手术。这么多的巧合更意味着两个人的母亲都使用了同一位捐献者的。

在检测报告中,雅各芭发现她与自己的几个兄弟姐妹的父系匹配中都存在一位名为西尔维娅的女士。这也许就是关键点!

这位女士说出了自己有一个表弟,是一个知名的医生,而他的名字叫做唐纳德·克莱恩。这个如同晴天霹雳般的消息直接让雅各芭的脑海陷入了混乱,她脸上的神情不断变幻着,她想到了一个令她感到窒息的可能。

根本没有一位年轻的匿名医学生捐献者,规定中的捐献次数也没有被人遵守,他们八个人的父亲都是一个人,唐纳德·克莱恩,这个恶魔一般的医生!

雅各芭成功了,她带着自己的几个兄弟姐妹见到了克莱恩,见面的地点是一家餐馆。克莱恩不紧不慢地走了进来,他的脸上没有丝毫做了坏事被发现的慌张,反而有着一种走上了颁奖台一样的从容。不仅如此,他还绕着餐桌走了一圈,审视着自己的“子女”,还饶有兴趣地询问了他们的生活,然后摆出一副上位者的姿态,对他们问出了一句令人作呕的话:“让我来看看,我的这些孩子们谁最成功?”这满不在乎的样子,甚至让在场的众人产生了一种错觉,好像他们只是克莱恩制作出的商品,现在他要看看谁卖出了最高价。

而面对这些“孩子”愤怒地质问,克莱恩同样没有一丝愧疚,甚至好像他做了一件好事。“我只是想要帮助那些没有孩子的母亲罢了,如果当时没有合适的捐献者,我就会自己上场。不过你们不用慌张,这样的孩子不会很多的,最多也不会超过15个。”

,随着DNA检测结果的不断更新,雅各芭竟然发现自己的兄弟姐妹越来越多。9个,10个……一直到94个!克莱恩仍在说谎,所谓的不超过15个也只不过是他随口编织的骗局。雅各芭的情绪彻底失控了,她用不断颤抖着的双手一遍又一遍地查阅着检测报告上的信息,似乎想要找到能够证明这不过是一场噩梦的证据。

但是在这94个孩子中,竟然有男方完全没有问题,但克莱恩并没有使用男方提供的,而是用了自己的来进行人工授精的情况。

妨碍司法公正、虚假广告和“不道德行为”。所谓的处罚结果看上去也更像一个笑线美元的罚款,缓刑一年,吊销行医资格。克莱恩已经七八十岁了,他本就早已不再工作了,对他而言,这样的惩罚和没有什么区别。

与克莱恩有相似行为的医生竟然还有40多位。如此恶劣的行径终于令当地的法律得到了修改,但这些医生曾经造成过的伤害却无法再度挽回了。

如果没有雅各芭发现了事情的真相,在未来他们甚至会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互相结婚生子,从而导致各种遗传病的出现。对于这94个孩子来说,克莱恩并不是他们的父亲,这侮辱了“父亲”这个词汇,他仅仅是一个罪人罢了。

这是一个看上去很是魔幻的恐怖故事,而更让我们觉得惊悚的是这个故事就发生在我们的生活中,它就来自于现实。雅各芭和她的兄弟姐妹们仍在为此继续抗争,我们不知道是否在我们不曾关注过的地方还有着不止40多个这样的例子。雅各芭等人是勇敢的,他们站了出来,将自己遭受的一切公之于众,既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那些有着同样遭遇却选择忍气吞声的人们。他们并不会受到人们的非议,他们只会受到人们的敬佩。

但与此同时,我们也不禁要去思考一件事,为什么克莱恩面对这件事的态度居然是毫不在乎,甚至当检察官找上门来时,他的第一反应居然是这些人诽谤我。作为一个功成名就的上流人士,他显然已经习惯了用这种方式来推卸自己的责任,不仅如此,他还是一个名为“箭袋组织”的高层,这个组织所信奉的唯一理念就是多生白人

而更令他有恃无恐的是,他清楚地知晓他所做的一切在法律层面是无法给他定罪的,唯一能够束缚他的只有自己的道德和良知。可这两者对于一个恶魔而言,显然早已在心底泯灭了。在片子的结尾,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克莱恩并没有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他仍然觉得自己在做“好事”,是他所信奉的“上帝”指引他来完成这件事的,这让我们不寒而栗。

对于人性而言,法律是下限,道德是上限。当法律存在漏洞时,能约束自己的便只有自己的道德。人性的恶是无限的,正因如此,我们才看到了许多突破了道德底线甚至违反法律的触目惊心的案例,但人性的善也是无限的,也因为如此,所以我们才能看到无数为了他人哪怕牺牲自己的人。我们也许是平凡的,我们也许做不到为了救人而放弃自己的生命,但我们却可以做到一件事——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

参考资料美国医生偷用自己受孕病人,子女多达94人;亚太日报资讯;2022.06.03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