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復盛:幹一些平凡的實事

作為中國環境監測總站總顧問,他每週去站裏工作,日常參與線上的學術會議,最規律的就是每日散步。

他喜歡這項心平氣和的運動。也正是這樣,他抱定初心、不疾不徐地走過了跌宕起伏的大時代。

出生於戰亂,少時家貧,魏復盛靠著矢志讀書報國的信念打動了私塾先生,才有了免費的書讀。

參加高考時突發高燒,與核物理系失之交臂,他又因化學成績出色,被中國科學技術大學稀有元素化學專業錄取。1961年,尚在讀書的魏復盛光榮地成為一名共産黨員。

到銅陵冶煉廠的一次調研中,魏復盛第一次關注到工人的健康問題。“工人們在這裡工作後,血小板會降低,身上會出紅血點。”雖然當時還搞不清楚具體原因,但環境污染開始令他警覺。

1971年,北京官廳水庫污染事件引起各方重視,並由此引發了全國性污染調查。彼時,魏復盛在中科院化學研究所進修,密切關注著調查工作,同時也了解到了美國洛杉磯光化學煙霧、日本水俁病、日本富山骨痛病等環境公害事件。他深刻感受到,生態環境保護是國家發展的重要方向,“今後一定要做環保”。

此後的兩年,聯合國第一次人類環境會議、我國第一次全國環保會議相繼召開,全人類對於環境問題越來越重視。

而魏復盛真正開始專職從事環保工作,已是20世紀80年代。在經濟快速增長時,魏復盛冷靜堅定地觀察著背後可能産生的問題。

他是我國最早一批研究PM2.5對兒童肺功能影響的人。他重視環境領域天然的全球性,1992年,在研究經費緊張的條件下,他受命與國外機構合作,兩年間對四城八校空氣顆粒物PM2.5、PM10等進行監測,最終證實了細顆粒物空氣污染對人體健康的危害。

如今,我國已成為世界上第一個大規模開展PM2.5治理的發展中大國,生態文明建設取得顯著成效。但曾經,環保工作的推進無異於一場“馬拉松”。魏復盛説,事情不怕慢。於是一次次提交課題報告,哪怕一次次被説“太超前了”;不論地方政府有顧慮,還是缺少經費支援,他總是迎著困難,一點點去“磨”,最終沒有一個課題因為外部支援不足而擱淺。

20多年後,當我國急需制定PM2.5標準範圍時,仍然參考著魏復盛當年一個個“小項目”的監測成果。全國工業污染源調查、糧食有機農藥殘留調查、土壤環境背景值……多年來,他和他的研究成果經受住了時間的考驗。

更重要的是,他引領構建並推進了水質、空氣、固廢、土壤在全國範圍內統一而實用的監測方法體系與技術規範,對國家重要的環境決策提供了科學支撐。

從“小魏”到“老魏”,又成了“魏老”。1997年,魏復盛當選中國工程院院士,此後被授予了“環境監測終身成就獎”等眾多獎項。他的名字越來越多地與“第一次”“填補空白”等聯繫在一起,但對於自己尚未出版的回憶錄,魏復盛卻取了一個樸實無華的名字——《實幹環保》。他覺得,“這些平凡的實事”是幾十年堅持,和大家團結在一起,踏實幹出來的。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