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岁前打完三针九价真的不容易

日前,国家卫健委表示将重点推动条件成熟地区HPV疫苗免费接种,不断提高适龄女孩HPV疫苗接种率。在浙江,宁波鄞州区也作为省内唯一一个试点地区,将为辖区内适龄女孩开展HPV疫苗免费接种工作。但在浙江其他地方,“一苗难求”的现象时有发生,九价和四价疫苗的摇号中签率低,而相对划算的二价疫苗也因为疫情的反复断货。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致电杭州多个社区医院发现,每个医院的抢苗系统都各不相同,预约途径更是五花八门,想顺利打完HPV疫苗,不容易。

2020年9月初刚开学,在北京上学的梓睿看到校医院放出了预约HPV疫苗接种通知,“每个月只能约一次”,“预约后最快一年之后才能接种”……她思量后决定走第三方渠道。梓睿通过丁香医生公众号找到可以包三针的平台,花了4600多元。“其实回头想想,隐患一开始就存在了,平台上无法看到合作医院的信息,虽然它承诺了一两周内就能得到院方联系,但什么时候有苗、在哪个医院接种,消费者完全处于开盲盒的状态。”梓睿说。

所谓靠谱黄牛,是如何获得名额的?2022年5月19日, 长兴公安曾办理过这样一个案子,他们发现有一个固定IP,对预约疫苗的接口有超高频率的访问。这是技术开发人员李某彬通过编写计算机脚本等方式,对疫苗进行抢挂号。同时李某彬联系了一批线元不等的价格,对这批挂号进行倒卖。自今年1月至5月初,李某彬在多省市县的妇保院的九价HPV疫苗预约平台抢号500余个,非法获利40余万元。

博主霍霍在小红书发文称,自己曾通过彩虹医生的平台预约了九价疫苗,并收到了可以接种的短信,她通过短信里的链接联系到人工客服,对方不仅有她的身份证号和手机号,还详细提供了预约信息,并要求她交钱。直到返回到原平台搜索相关订单没有搜到,她才发现这条预约成功的短信是诈骗,“对方有我的所有身份信息和订单号,你们为什么不处理?”霍霍觉得很憋屈,她频繁给平台客服发信息,却也只得到“短信不是我们发的,不要相信”这样的回复。

今年4月,梓睿联系医院照常接种第三针,医院却玩起了不接电话的隐身游戏。她在互联网搜索“北京太和妇产医院”,发现和她有相同经历的女孩不在少数,甚至有女孩超过了一年的接种期还未能顺利打上第三针疫苗——整页整页的投诉微博翻不见底,这所平台方合作的医院在互联网已是臭名昭著,被多人举报。梓睿找到了当地的卫健委投诉,并加进了一个同为该医院的受害者群中。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